《百道网》专访—— 何宝贤:今年南国书香节开始进入4.0时代
887 2020-08-24

【百道编按】2020年的南国书香节暨羊城书展已于8月21日至31日举行。这是南国书香节举办的第17届,今年的书香节和往年有什么不同?作为首次实现市、县全覆盖,150个以上分会场同时联动的书香节,在筹备阶段遇到了什么困难和挑战?在举办了17届书香节以来,书香节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有哪些重要的节点呢?对此,百道网专访了南国书香节组委会秘书处副秘书长、组委会办公室主任、亚游九游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宝贤。何宝贤告诉我们,从2020年起,南国书香节已经进入了4.0时代。


文 | 刘瑞丽



微信图片_20200825110223.jpg

何宝贤

南国书香节组委会秘书处副秘书长、组委会办公室主任、

亚游九游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2020年的南国书香节暨羊城书展已于8月21日至31日举行。本届南国书香节由省委宣传部和各地级以上市委宣传部主办,以“全面小康 书香芬芳”为年度口号,采用“线上线下结合、全省各级联动、分散同期办展”的形式举办,在广东全省范围内设立了超过150个分会场,首次基本实现市、县(区)全覆盖。

据了解,今年的参展图书超过 20 万种,书香节共邀请了116位嘉宾开展154场文化活动,其中线上活动58场、线下活动96场。本届南国书香节着力汇集主题重点出版物,在全省范围内集中展示展销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双区”建设、广州和深圳“双城”联动、抗击新冠疫情等主题出版物。

本届南国书香节,将推出“四大便民惠民举措”:一是举办“你选书,我买单”活动,联合省、市、县有关公共图书馆与当地新华书店,凡持有图书馆借阅卡的读者,凭借阅卡可在书店完成图书借阅;二是举办“书香暖山区”图书募集活动,发动广大读者、动员社会各界力量齐参与,为粤东西北欠发达地区山区送去“精神食粮”;三是举办“牵手共读一本书”活动,在有条件的分会场举办盲人听书、聋哑人视听阅读活动,吸引广大读者为盲童“捐献”自己的读书声音;四是举办“南国换书节”,设立书店换书专区,通过换书形式倡导绿色阅读、健康阅读理念。

“2020南国书香节线上书展”在书香节全新亮相。依托南国书香节小程序,通过举办主题图书云展示、精品图书云展销、畅销书云推荐、全民阅读成果云回顾、“2020南国书香节”云发布、“小康生活·健康同行”云讲座、“南国花正开 云上满书香”云互动、“阅读空间”云打卡、“大众读物类图书”云带货、店长带你云上逛书店活动,形成线上书展“云”矩阵,扩大宣传“朋友圈”。

此外,本届南国书香节各分会场还将结合当地实际,举办各具特色的文化活动。其中,广州市推出“阅读陪我一起抗疫”全城荐书活动;深圳市举办“中国作家影响力指数发布会”和“书香校园建设校长论坛”;汕头市开展“我与特区同龄”活动,讲述与特区共成长的故事;佛山市举办“邻里图书馆书籍共读活动”等。

这是第十七届南国书香节,今年的书香节和往年有什么不同?作为首次实现市、县全覆盖,150个以上分会场同时联动的书香节,在筹备阶段遇到了什么困难和挑战?在举办了17届书香节以来,书香节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有哪些重要的节点呢?对此,百道网专访了南国书香节组委会秘书处副秘书长、组委会办公室主任、亚游九游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宝贤。何宝贤告诉我们,从2020年起,南国书香节已经进入了4.0时代。


资源 611.jpg



百道网:今年的这次南国书香节和往年有什么不同?在准备和参展的过程中,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何宝贤:今年的书香节和往年最大的不同就是按照疫情常态化防控的要求,在人员“不聚集、不扎堆”这个大前提下,我们这次没有集中在固定的大场所办书展,而是采取“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以线上书展为主,线下实体书店助力,这是与往年相比很不同的方式。

今年办展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主要是因为它的不确定性。每年的南国书香节实际上我们准备的周期是很长的,能达到一年的时间,比如去年8月的书香节一结束,9月份、10月份开总结会时就开始策划下一年书香节该怎么做。按照正常的情况,我们设计方案的下发、书香节的展前预热都需要很长时间,但是今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我们十年来一直在广交会展馆办,今年一直在摇摆考虑是以其他什么形式举办,还是说缩小范围、限制人流去办。7月的时候,香港书展因疫情原因延期,而广东跟香港距离非常近,也是出入境人员非常多的省份,这进一步增加了我们的办展压力。经过研判,我们决定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不集中在聚集性场合举办书香节,而是采用“线上线下结合、全省各级联动,分散同期办展”的形式来办。所以这次书展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不确定性。


百道网:今年南国书香节以“全面小康 书香芬芳”为年度口号,这个口号里想传达的主旨是什么?


何宝贤:“聚焦主题、唱响主旋律、传递时代的最强音”是我们南国书香节作为一个文化会展非常重要的功能和价值。今年为什么要选择“全面小康,书香芬芳”作为口号?大家知道今年是我们国家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从广东来讲还是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所以我们结合了国家重大的主题战略来制定年度口号。另外,我们作为书展组织方,在为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精神文化支撑方面,需要有一些担当。这个口号就是体现这个主旨。

今年的展会,不论是云展示还是实体书店都设有主题重点出版物展,集中展示展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等84种主题出版物。另外,还有我们粤港澳大湾区出版的一些主题图书,特别是我们抗击新冠疫情的主题出版物。我们要的就是传递时代声音,唱响主旋律。


百道网:南国书香节不仅仅是一场书展,更是以图书为中心的综合性文化盛会。这次咱们书香节主推的是哪些活动?对比去年的书香节,今年在活动方面有哪些新意?


何宝贤:今年和去年书香节相比,活动量和名家、作家、学者的数量都减少了,但是今年跟去年相比,我们用了以“线上活动为主、线下活动为辅”的方式,这是今年的新意。其实,在今年的四五月份我们已经举办了“书香四月、健康五月”线上系列文化活动,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这个基础上,今年书香节将进一步拓宽线上线下渠道,为读者提供更多有趣的文化体验。

另外,今年我们把南国书香节小程序重新升级,通过线上书展,主要做到了云展销和云活动相结合。云展销主要有“主题图书云展示、精品图书云展销、畅销书云推荐”,还有“广东全民阅读成果云回顾”。在“云活动”中有六大活动,包括2020年南国书香节的云发布、“小康生活、健康同行”的云讲座、“南国花正开、云上满书香”的云互动、阅读空间的云打卡、大众读物类图书的云带货,另外还有一些店长带您云上逛书店活动。这次书香节我们的线上活动都是以直播形式举行,组委会共请了100多位名家参与,线上有40多名,线下60多名,从而形成了线上云书展的矩阵。我们希望通过新媒介、新渠道、新手段,来进一步扩大书香节活动的辐射力和影响力。


百道网:书香节的形式一直在不断发展,您觉得咱们书香节未来活动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样的?


何宝贤:目前来看,“线上线下结合”可能是未来书香节举办的发展方向,为什么呢?其实在疫情期间很多出版社已经开始尝试线上的直播带货活动,也邀请了诸多名家进行线上的新书首发。对出版社来说,他们在疫情期间的演练已非常熟练了,很多作家积累了丰富的直播经验,可以轻松通过直播平台进行新书发布和图书推广。

以前南国书香节活动主要都是集中在线下,或是开展现场直播,或是把线下活动录播后在网上放。今年采用“线上线下结合”这种形式,活动的内容更丰富了,活动的数量也更多,出版社包括阅读推广机构都积极主动地参与进来,这是它的成效。但是,我们要如何保证活动的品质呢?

在品质保证方面,我想肯定还是要以组委会统筹来安排。我们鼓励各方面的资源都聚拢起来,形成强大阅读推广合力,但是要运用好南国书香节这个平台。首先,我们要求出版社要做好申报工作,填写安全责任书和活动申报表,再由组委会进行排期、统一发布。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活动质量,保障活动安全。


百道网:上半年疫情的影响持续到现在,但是这次书香节能如期举办,依然邀请名人名家100多位,可能会碰到一些难题。咱们是怎么克服这种影响的呢?


何宝贤: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世界各地的书展都纷纷延期或取消,我们组委会在筹办过程中也纠结过,犹豫过。特别是很多线下活动需要进行人流控制,很多名人名家都会考虑活动受众量的问题。此外出版社也会综合线下活动成本与图书销售量的关系,因此我们今年在名家邀请上做了一些调整。今年书香节我们没有在广交会展馆设立主会场,分会场主要以全省的新华书店的实体门店为主,通过申报当地党委宣传部门同意之后承办,同时部分特色民营书店和地方公共图书馆也被纳入进来。我们很多地级市的书店面积还是挺大的,一些自带流量、粉丝的名家想参展,但是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按照组委会的要求尽量少安排大流量的作家,所以我们基本上不安排。  


百道网:本届南国书香节采用“线上线下结合、全省各级联动、分散同期办展”的形式,突出“全区域”“多元化”和“安全性”,以书店为依托,在全省范围内设立150个分会场,首次实现市、县(区)全覆盖。这么多个分会场一起联动,在设计和实施的过程中您们有没有遇到什么挑战?


何宝贤:全省联动是我们书香节的一大特色,我们2019年起实现了全省21个地级市全覆盖。辩证地说,疫情对于我们是危也是机,它给我们办展提供了创新的机会,我们以传统的新华书店为依托,在全省新华书店举办,也就是说,每个新华书店就是一个分会场。广东有122个县市区,而新华书店是遍布全省每个县市区的,因此依托新华书店的门店,今年首次实现了县市区分会场的全覆盖。

说是150个分会场,这个数字是参与的新华书店上报的书店量,实际上我们这次分会场还包括一些公共图书馆、特色民营书店,加上一些公共的阅读空间,有超过200个分会场。为了保障品质,我们组委会专门下发了分会场申报表,对氛围布置、产品供应、优惠力度、宣传推广、安全指引等,都做了一系列的工作部署。目前来看效果还不错。

这么多个各分会场一起联动,说实话挑战还是有的,比如我刚才说的品质如何保障的问题。现在全民阅读工作各省都非常重视,广东省已把办书展设立为考核指标,“每年举办一次南国书香节”已列入了《广东省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换言之,已经以法律的形式规定我们每年必须举办南国书香节。我们下发方案后,各地党委宣传部门都非常支持,各个实体书店响应也非常快。这是因为受疫情影响实体门店的人流还没有完全恢复,他们也极需一场大型的营销活动来引流,所以门店都是积极配合的。可以说现实运作起来的难度和挑战比我们当初想象中要小,运作起来我们心里还是很放心的,各书店的主动性、积极性、创新性都很强。


百道网:今年您们发布了“南国好书榜单”,推出100本近年来出版的优秀出版物,来为读者提供高质量的“阅读指南”,这个是怎么操作的?


何宝贤:这个好书榜我们连续举办了三届,从2018年起一直在“阅读盛典”活动中发布好书,今年因疫情原因发布活动不得不取消。现在读者可买的书很多,但是看什么书是一个选择的过程。我们作为书展主办方,从引导阅读的角度,希望尽可能让读者省时省力选到好书,做到“高质量、有品质”的阅读,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推出了南国好书榜单。

这个榜单的发布分为“初选、终审和发布”三个环节。首先,我们综合百道网、中华读书报、新京报、腾讯网等媒体推荐的每月好书资讯,以及集团的每月好书推荐深挖优秀好书。其次,综合开卷、中金等数据分析报告、评估报告,结合实体书店销售数据、发行集团数据库数据等进行筛选,选出150种图书。随后,我们邀请出版人、发行人、读书人代表等,结合书目进行研讨,选出100本南国好书书单,品类涉及社科、人文、少儿、生活、艺术五大类。目前南国好书榜单在南国书香节的官网上就能看到。 


百道网:咱们这届南国书香节以线上为主,线上网络的因素很突出,您觉得这对参与的出版机构和书店的线上发展战略意味着什么?对这些战略有怎样的促进与推动作用? 


何宝贤:首先从书店的角度来讲,他们开网上书店、微商城一直很犹豫,我们推动起来也有些困难,这主要是运营成本较大,加上系统维护和宣传推广,投入多产出少。今年书香节采取“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我想这会增强实体门店做线上销售的信心,并认真考虑线上线下融合的发展问题。现在书店需要考虑的不是说要不要做,而是要怎样才能做得更好。

对出版机构来讲,虽然现在出版社网上业务量大,但他们依然非常看重书展销售推广的品牌效益。今年,出版机构可以依托书香节线上平台,把平时做的网上销售、宣传推广经验结合起来,在全省范围内进行图书销售、线上带货、线上直播。如今出版业正在往线上转型的方向发展,但是怎么转,怎么做到有效果,还是要不断地摸索探索。


百道网:可否请您从历史的角度来谈谈南国书香节17年中有哪些重要的发展阶段或标志性事件?


何宝贤:南国书香节的历史很悠久,“书香”这个名字应该就是南国书香节最先引用的。书香节从1993年开始办第一届,到了1995年办第二届,之后有将近10年没有办,到了2005年才恢复。我们把1993年到2007年叫做第一阶段,是初创成长时代。这个时代还是很传统的,以面向书店的行业订货会为主,以满足读者的零售为辅。随着时代的发展,第一阶段“看样、订货和零售”相结合的模式的确起到了一定作用。我那时还在出版社工作,感觉参加书展不仅要把书搬运过去,还需要自己售卖,是件很辛苦很繁琐的事情。

第二阶段是从2008年到2011年,我们把它叫蝶变提升时代,也就是说书展品牌全面提升了。这个期间书展不集中订货了,无论你是图书馆还是书店,我们都不开展订货活动,而是完完全全地面向终端读者,然后创新地去做阅读活动。我们把新书发布、签售活动、名家见面、学者讲座和书展放在一起,不邀请出版社到现场售书,而是由新华书店或者特色的民营书店来现场参展,提供一个现场销售场景给广大读者。经过大胆的尝试,人流量越来越多,从当时的十几、二十几万发展到了上百万人。我们以前办展在广交会老展馆,随着读者越来越多,场地显得越来越小。从2010年起我们搬到了现在的广交会场馆,购书环境和阅读氛围更好了。当时,广交会展馆地理位置相对偏远,我们便采取免费送门票的方式进行引流,鼓励大家来现场看书选书。整体来说,书展很是热闹,销售量也不错,但有些粗放。

从2012年起书香节从粗放向精细化转型,进入3.0时代,我们把它总结为质变腾飞时代。这时候不光图书品类多、质量好,现场氛围布置也更有文化味,我们不断提高文化服务水平,对图书进行分类展销,同时邀请更多名人名家前来举办讲座。这个时代我们尤为关注全省联动,希望不是只有广州主会场一个活动举办地,而是普及到全省各地市。此外,我们还结合地域优势,先后设立了香港馆、台湾馆、东南亚馆,做到了“走出去和引进来”。

今年我们对办展形式做了调整,可以说今年就是南国书香节进入第四阶段的起步之年,即南国书香节开始进入4.0时代。我想,“线上线下融合”应该会成为一个新的发展趋势。我们线上开展活动,如“云展销、云活动”可能会成为一种常态,而范围广泛的全省联动也会成为常态。同时,读者会对主会场提出更高的要求,无论是参展的图书种类、活动品质还是服务水平,都需要更上一层,更有质量。这是组委会接下来需要解决的难题。


百道网:现在对于南国书香节,读者们的热情不光是买书,很多人是为了参加各种活动。那除了卖书以外,各出版社、各书店对书香节的期待和热情在哪里呢?


何宝贤:对出版社来讲就是推广品牌。虽然说现在很多出版社线上销售的市场份额已经远远大于线下的份额了,但是线下的展示、宣传、推广的价值和作用要比线上好很多。为什么新书要进校园,进书店,进机关?从作者的角度来讲是推广他的书,推广他的口碑,从出版社来讲也是在做出版社的品牌。如果书展做得好,短短几天的销售也会是非常不错的。 

对于书店和出版社在内的整个出版行业来讲,书展是全民阅读非常好的推广平台,是培养读者阅读习惯及爱书、尚书的平台。如果说看书的人多了,喜欢看好书的人多了,对我们产业的发展是有很大的价值的。南国书香节的理念这么多年一直没变,那就是“读者至上,文化惠民”。所以我一直说,从书店和出版社来讲,办书展是不能算经济帐的,包括政府给书展补贴,也是不算经济账的。我们希望广大读者培养起爱读书的习惯,大家读书多了,对整个产业的发展是有好处的。